穿情趣內衣的情況下,我終於接受了自身的人體

March 2, 2021 by No Comments

假如開啟網購平臺,逐漸檢索“情趣內衣”這四個字,便會發覺在產品下邊的評價,統統如出一轍,僅有女士在談穿上衣服以後,他們的丈夫或是男友很喜歡,乃至因而會“回家”,因此提前準備多買幾個討好愛人。

見到所述共用,我自然不否定情趣內衣,能夠 讓戀愛中的兩個人更為親密無間。但令我遺憾的是,這種女士卻沒有談及自身的體會,是不是自我欣賞獨一無二的人體,又是不是穿得舒適,這反倒要我有點兒猜疑他們並不是確實喜愛穿,僅僅為了更好地吸引住愛人。

殊不知,做為一個確實喜愛情趣內衣的女生,我卻想提出質疑:也許穿情趣內衣這件事情,就好像《浪姐》演出舞臺上穿婚紗嫁給了演出舞臺的親姐姐,又好像化好妝不出門只為了更好地自我欣賞的女生,目地能夠 很單純——買了為自己,穿為自己看,超越自己的漂亮。
 

身型焦慮情緒,要我習慣性穿長袖上衣與運動長褲

 
買情趣內衣的念頭,實際上在我的腦子裡,早已發生過不止一次。

每一次在社交網路平臺上,當我們見到一些女生積極發的私房照,例如他們衣著性感服裝,接著懶散地在床上,再擺成十分誘人的姿勢,經常要我不由自主地感歎——“女生的身體真幸福啊!”

但這類發自肺腑的賞析與讚揚,我只會用在其他女生的身上,卻沒法對浴室鏡子前的自身,從容地講出這類話。由於由小到大,我還對自身的人體,擁有明顯的不滿意,乃至因而更習慣性穿長袖上衣與運動長褲,期待能夠 蜷曲在衣服褲子下,不被所有人留意。

在中小學的情況下,當班裡女生都沒逐漸生長發育,教師也未進行一切生理學文化教育,我則變成了班裡唯一胸口突起的人。但這類不同尋常,不但造成了別的女士的驚訝眼光,並且會激起男孩子對我講出譏諷的語句,讓我認為自身就好像一個手足無措的“妖怪”。

除開乳房產生的困惑,我的汗毛也愈來愈多。或許其他女生手中和腿上,全是白嫩、光潔的情況;但不知道為什麼,我的汗毛卻反應遲鈍地長,好似如雨後春筍朝氣蓬勃,黑不溜秋地、硬實地長在肌膚上。

因此,在這些睡不著覺的夜裡,我能悄悄地取走爸爸的剃毛刀,提心吊膽地刮毛。此外,我都逐漸往內衣塞衛生紙,嘗試壓抑感住乳房的生長發育。最終,我能在出門在外,穿上很厚長袖上衣和運動長褲,牢牢地地包囊住腰部的肉肉,那樣就不容易被女同學保重身體的一切轉變。

殊不知,這類衣著只合適在冬季;終究寒風凜冽,大夥兒穿得都尤其多,不容易造成他人的留意。但到夏季,當別的同學都穿上半袖、超短褲與長裙,我的穿著打扮仍然雷打不打,被熱到只有不斷地擦滴答滴答的汗,也怕自身的汗臭味危害別人。

長期性在這類壓抑感與焦慮情緒的情況下日常生活,我一直不足自信心;儘管有時,我很希望穿新衣服,但並不瞭解在在哪裡,也不知道穿給誰看。更煩惱的是,我沒法在浴室鏡子前,看這般松垮的自身,不足高、瘦,當然也不值穿上這些漂亮的衣服褲子。

針對那時候的我來講,漂亮便是電視上的美女模特,尤其是這些維密模特。他們擁有苗條的身型,與癡迷的臉蛋兒,一顰一笑,都令人心花路放。因而,當我們愈發豔羨他們的身型,並逐漸檢索他們穿的內衣時,卻出現意外地發覺了“情趣內衣”。

見到情趣內衣的時下,我是極其吃驚。終究這不是擠扁的裹胸,也不是包囊得嚴實的長袖上衣,反倒是一種展現自我的、高姿態的性感迷人,僅有人體很好的優秀人才敢這般炫耀自身。

一瞬間,一個明顯的想法,沖進我的腦中,便是“我要買來穿”。但接窘而成的是,確是對自身人體的抵觸情緒——胸太大了,汗毛太多了,肉肉突顯,這樣的我,壓根不配那麼誘惑的情趣內衣。

可能在現實生活中,當大夥兒講起情趣內衣的情況下,都是會想起與性有關的事兒,乃至過意不去說出這四個字。可對我來說,穿情趣內衣卻意味著了我的期盼;希望自身有誘惑的曲線圖,穿上漂亮衣服;但身型差的我,穿上了總是像搞笑的小丑男。

每一次想起這兒,我一方面對自身覺得很心寒,另一方面只有看見這些衣著穿情趣內衣照相的女生,感慨他們的漂亮——他們能夠 衣著,拍下“美麗青春”,但我只有在夢裡想像。
 

穿一次情趣內衣,不以他人,只給自己

 
漸漸地,穿上情趣內衣這件事情,就變成了我脫離實際的一個夢,有時候依然會想到,但遺憾無法真實完成。

直至我看到微信朋友圈的一個女孩,積極地發過自身穿情趣內衣的相片。她高興得很開心,身型並不瘦,但看起來很均勻,還加上了文本“拍一拍我圓鼓鼓的腹部”。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有女生,這般膽大地拍下來有缺憾的身型,再高姿態地發在微信朋友圈中。

從這一刻起,我發現了女生常常會發自身穿情趣內衣的相片。有時的她,一隻手捧著甜瓜吃,臉部也有葵瓜子;有時,她則是二隻手握著啞鈴,開心地展現運動健身成效。在她的照片中,穿情趣內衣能夠 和各種各樣情景配搭,看上去尤其有意思。

她的自得,讓我第一次感覺原先穿情趣內衣這件事情,是這般平時;只需自身想穿就穿,也不用理睬他人的目光。因此,我積極私信了女孩,向她共用了自身也喜愛情趣內衣,但因為人體焦慮情緒,一直沒有什麼勇氣穿出去,只有鬼鬼祟祟地豔羨她。

但女生聽完我的小秘密後,便積極將我拉進來一個群;群名也是有意思,竟然是“今日你愛性感迷人的自身了沒有?”。還沒等我開展簡單自我介紹,別的的女生便積極發過自身穿情趣內衣的相片,激勵我“人生在世一次,穿為自己看也可以”。

我訝異他們的樂觀,尤其是針對人體的無盡接受。實際上,他們以前也跟是我一樣的困惑。

有一個女生兒時被開水燙了,大腿根部有一塊疤;有的女生則因為壓力過大,逐漸暴食暴飲,長胖了十斤;也有的女士是生了小孩,腹部上也有印痕——他們的人體多多少少,都由於一些緊急狀況,達不上這些完美漂亮的規定。

但是,他們跟我說,兩者之間再次讓自身在不自信中傷心,比不上挑選穿情趣內衣,表明有缺憾的人體,重學接納自己。

聽見他們的共用,我忽然極其振作,原先自身長期性的擔心,不但是父權社會對女性的身體的規訓,並且更關鍵的是,我因而內在,才放棄了自身在穿衣服與穿著打扮上的管理權。

因此,那天晚上借著不理智,我打開了網購平臺,擔心了好長時間,例如穿出去如何能夠 遮擋住腹部,看起來不那麼胖,最後才選中了兩個。貨到的那一天,我立刻穿在了的身上,得意揚揚地照相,發至了微信朋友圈。

在發以前,我一方面擔憂自身會擔憂被搔擾,接到一些填滿性寓意的邀請,或是是“蕩婦侮辱”的指責,感覺我“不知廉恥,人面獸心”;另一方面,因為我擔憂發過大夥兒會對我的身子有異議,感覺我不會漂亮,不應該傳出來。

想來想去,我最終還是決策傳出來啦;終究是驢子是馬,拉出去遛遛就知道。但意想不到的是,我收到了許多女士幫我的激勵,真心誠意誇我漂亮,要我手足無措——原先我的身子沒有想像中那麼槽糕,實際上能夠 獲得他人的認同與喜愛。

自然,有些人跟我說是否穿男友看;比照,我回應並不是。由於,我穿出去僅僅為了更好地擺脫心理狀態的阻礙,完成自身的理想,找到缺少已久的自信心,並不是是吸引住誰的留意。

或許做為女士,大家總是會有一些想穿但害怕穿的衣服褲子,可能是情趣內衣,又或是是其他衣服褲子,尤其是應對這些“夜裡不必穿得太曝露”、“超短褲與長裙一定要到超出膝關節”的規訓,讓他們擔心他人的指指點點與負面資訊點評,因而害怕穿。

因而,我更希望有女生穿上情趣內衣後,關鍵不會再聚焦點“他人怎樣看待自身”,反倒是“自身的覺得怎樣”,是不是穿得舒服,是不是接納自己的人體,是不是認同自身時下確實美麗迷人。

如果有一天,你一直在微信朋友圈見到一個發情趣內衣女生,因為我希望你可以不摳門讚揚,給她自信心。就算大家普普通通、一般,沒有維密模特們的占比很好,大家還可以穿出自身的設計風格——我穿,我很喜歡,我驕傲。